中美貿易戰對有色金屬行業影響有哪些?
來源: 作者: 點擊:

因為美國貿易逆差持續擴大、中期選舉臨近而特朗普支持率創新低、對中國崛起的擔憂等一系列因素,近日,美國計劃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征收關稅,并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并購,大有挑起貿易戰之勢。那中美貿易戰對有色金屬行業影響有哪些?

貿易戰可能影響的中國行業

3月23日,特朗普針對中國貿易簽署備忘錄,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征收關稅,涉及征稅的中國商品規模達600億美元。

從簽署備忘錄來看,受影響最大的是對中國計劃加征25%附加關稅的行業,尤其是航空航天、信息及通信技術、機械領域;此外,中國出口美國占比較大的行業也可能受到影響,例如家電、電子占出口總量48%、雜項制品占比12%、紡織品占比10%、金屬制品占比7%等。

作為反擊,中國商務部發表積極應對言論,并于23日發布針對美國進口鋼鐵和鋁產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并征求公眾意見,擬對自美進口部分產品加征關稅。

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口額最大的前五大類產品依次為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件、附件,雜項制品,紡織原料及紡織制品,賤金屬及其制品,車輛、航空器、船舶及運輸設備,這五大品類占我國對美出口總額的比重約77.5%,前十類占比達到93%。

2017年,美國對中國出口額最大的前五大類產品依次為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件、附件,車輛、航空器、船舶及運輸設備,植物產品,化學工業及其相關工業的產品,光學、醫療等儀器、鐘表、樂器,這前五大品類占美國對中國出口總額的比重約70%。

在特朗普目前的政策下,我國包括機電、通訊、信息技術產品在內的高新技術產品將面臨嚴重的沖擊,像中國制造2020戰略中的航空航天設備、生物醫藥和醫療器械、農機裝備、高鐵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等領域面臨的沖擊將非常顯著。

貿易戰可能帶來的影響

筆者認為,貿易戰全面開展的可能性偏小。美國歷史上也采取過關稅保護或者鋼鐵行業保護的案例,但通常結果并不理想。特朗普本次的關稅政策,原因之一在于為了中期選舉的選票,如果本次貿易戰影響了美國內的就業等經濟狀況,更加不利于特朗普接下來的選舉。中國方面,出口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非比尋常,中國方面也不希望開展貿易戰,大范圍的貿易戰只會帶來雙輸的結局,因而從雙方的利益來說,貿易戰大范圍展開的可能性不大。

短期來看,中國制造業可能受到沖擊。從中國對美國出口的結構來看,機電、音像設備出口額占比最大,其次為紡織、賤金屬(包括鋼鐵、鋁等)、運輸設備、塑料及橡膠制品,因此,我們預計,短期內中國制造業的出口將受阻,這可能影響中國制造業的生產經營情況。

中國的崛起讓美國感受到了壓力,而本次的貿易戰也類似當年美國對日本的制裁,因此我們要警惕美國本次貿易保護背后的長遠考慮。當前美元的主導地位被削弱,中國是其強有力的對手,特朗普政府可能為了美元的全球地位而迫使人民幣升值。



美國銅資源極其豐富,是中國銅原料重要的進口來源國之一。2017年,我國從美國進口銅精礦43.3萬噸,占進口比重的2.5%;從美國進口廢銅53.5萬實物噸,占進口比重的15%;從美國進口精銅0.21萬噸,占進口比重的0.06%。

在銅精礦、精銅和廢銅三種原料中,來源于美國的銅精礦和精銅占比較小,對中國原料供應影響有限。境外廢銅供應主要來自于歐洲和日本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美國廢銅是中國廢銅進口的主要來源,對中國廢銅供應尤為重要。

中國已經對來自美國的廢鋁終止減稅,一旦對美國廢銅增稅,將直接導致美國廢銅進口成本上升,從而導致來自美國的廢銅進口量減少,削減國內廢銅供應。

中國對美國的主要出口產品有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部件(包括家電、電子)、紡織服裝、家具燈具、玩具鞋帽等,其中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部件是中美貿易差額最大的來源,2017年,在該板塊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高達1644億美元。

2017年,我國對美國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部件出口1985億美元,出口占比20.2%;銅及銅制品出口4.4億美元,出口占比6.8%;車輛、航空器、船舶及運輸設備出口197億美元,出口占比18.8%。

家電領域空調所使用的銅最多,美國空調行業自給自足程度較高,2016年美國家用空調銷量1494.3萬臺,約3/4為當地空調企業生產,從中國進口的空調數量不超過360萬臺。而2016年我國空調合計出口4273萬臺,其中,對美出口占比較小,比重不超過8.4%。

中美貿易失衡是特朗普挑起貿易戰的直接原因,如果美國試圖降低對華貿易赤字,則貿易差額最大來源的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部件可能會成為重點對象。由于家電和電子零部件領域中國制造的地位在全球無可替代,即使美國希望從其他國家增加進口量,但由于短期產能轉移有限,因而還是會從中國進口相關零部件,因此即使美國對中國征稅,最終美國消費者也會不得不承擔關稅導致的成本上升。

中美貿易戰對銅的短期供需影響有限,主要是導致市場對未來全球經濟增速預期下調,進而間接影響價格走勢。一方面表現為近遠月價差縮小,國內遠月合約跌幅較近月合約更大;另一方面表現為各合約價格重心下移,由于市場擔憂銅消費增速因貿易戰放緩,再加上歐洲PMI數據已經開始走弱,銅價跌破5萬元/噸關口。

供應端有一點值得擔憂,美國是中國廢銅進口的主要來源,中國已經對來自美國的廢鋁終止減稅,一旦后續對美國廢銅增稅,將直接導致美國廢銅進口成本上升。來自美國的廢銅進口量減少,將進一步削減國內廢銅供應。

6月份,將是智利礦山勞動合同到期的重點月份,屆時LosPelambres、Spence和Escondida三大礦山的勞動合同將會到期,目前LosPelambres和Escondida的所屬公司已經開始提前與工會談判。市場對中美貿易戰爆發拖累未來全球經濟增速的擔憂,令銅價近期下跌,將有助于合同談判時拉低工人薪資預期,從而促使合同談判更易進行。

總體來看,中美貿易戰全面爆發的可能性不大,削減對華貿易赤字和延緩中國崛起是美國貿易戰的兩大訴求,通過各種“小動作”有助于提升中美談判中美國的地位,利于美國獲取更多的利益。如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將給全球經濟復蘇帶來嚴重沖擊,屆時各大商品價格均將遭受重創。預計貿易戰全面開打的概率較小,還需要進一步關注相關事件進展。




2017年,中國出口至美國的鋁材出口金額占鋁材總出口金額的17%。2017年,鋁材出口占了國內表觀消費12%,約420萬噸。按此估算,出口至美國的鋁材,僅占國內表觀消費的不到2%,約71萬噸。但同時由于低比值和變相出口及轉口等因素,預計實際鋁材出口影響程度有限。而2017年中國從美國進口廢鋁61.8萬噸,估算中國按25%稅率征收進口關稅,2018年,廢鋁含鋁進口量將減少28萬噸,在國內鋁總供應占比約0.6%。據此估算兩者抵消后,約影響國內鋁供需平衡不到1%。

中美貿易戰打響,主要影響在由貿易引發對我國宏觀經濟增長的擔憂。2017年,中國出口美國的電器及電子設備與運輸工具占中國該類產品比重為7%和19%,而在2017年該類產品項下,汽車及空調為占比較高品種,其出口美國數量占國內產量僅分別為1.89%和0.55%。目前對國內終端產品需求影響仍相對有限,但仍需關注后續中美雙邊政策的持續影響。

從供需角度來看,2017年,美國國內鋁供需缺口468萬噸,其鋁產品主要進口來源為加拿大,目前已申請關稅豁免。而目前美國國內部分鋁冶煉產能已準備重啟生產,以減少鋁材進口關稅帶來的沖擊,但短期內尚不足以彌補,這將使得美國國內升水抬高。而即使美國加大鋁冶煉產能恢復,美國重啟鋁產能所面臨原材料及電力問題仍待解決,并且在境外非美國地區仍處于供應短缺狀態,境外鋁價仍處于高位震蕩格局。境外氧化鋁方面,海德魯公司在巴西受洪水沖擊的600萬噸氧化鋁產能暫難完全重啟,境外氧化鋁供應依舊偏緊,對國外鋁價仍將有所支撐。



2017年,中國鍍鋅板中的19%用于出口,而且東南亞國家居多。反傾銷稅從來都是貿易大國進行關稅戰、貿易戰的重要工具。2016年,美國商務部已對中國廠商征收209.97%的反傾銷稅和39.05%——241.07%的反補貼稅。由于貿易壁壘的存在,成本上升,鍍鋅企業已逐步出口轉內銷,2017年,中國鍍鋅出口下降4.7%,而同期美國鍍鋅進口卻有10%的增長,反傾銷已對中國鍍鋅出口格局產生影響。從終端消費上,家電汽車鍍鋅需求較多。

鋅的終端消費來看,運輸領域占比20%,家電消費類占比6%,這兩個領域并不是美國對中國貿易戰的重點。對于運輸領域,2017年,我國汽車產量2994萬輛,其中出口不足130萬輛,出口占比4%,對美出口更多集中在汽車零部件而非整車。而車輛、船舶及運輸設備領域是中國從美國進口占比排名前三的領域,后期中國反而會從這些細分領域反擊以遏制美國貿易戰。對于家電領域,2016年,我國白色家電中的空調、冰箱、洗衣機對美出口規模分別為20億、15億、7億美元,占比較小,如果征收高額關稅帶來家電出口成本上升,家電企業出口部分轉內銷或轉向其他如東南亞地區,最終影響有限。

貿易戰對鋅市影響分直接需求和終端間接需求兩部分,我們認為不足為慮。鍍鋅出口下降更多源自前期多個國家反傾銷,終端領域如運輸、家電等并不是美國貿易戰的重點,短期市場更多受鋅市場基本面的影響,鋅市場焦點在于二季度消費與低庫存預期差。倫鋅基差結構的變化令市場擔憂后期更多隱形庫存顯性化。國內消費啟動雖初現端倪,但仍需關注去庫力度。由于二季度預期缺口有縮窄跡象,鋅價仍舊承壓。




美國鎳資源貧乏,中國從其進口的鎳資源占比微乎其微,根據2017年數據,中國從美國進口精煉鎳178噸,占比0.07%,鎳礦為零。

出口方面,中國向美國出口精煉鎳497噸,占比2.5%,鎳鐵為零。

中美在鎳資源相關進出口體量上整體偏小,可以通過其他途徑的替代進而消弭貿易戰的影響。

根據2016年及2017年不銹鋼出口數據,出口量分別為394萬噸和395萬噸(占中國總產量的15%左右),其中出口至美國的占比僅1.5%左右,并且可以通過不銹鋼坯(青山印尼)在中國臺灣地區加工復出口得以解決。

此外,美國不銹鋼產量275.4萬噸,從中國進口部分占自產2%,可以通過提高自身產量來填補中國進口量的缺失

貿易戰對鎳價的影響有限,短期主要以影響市場對未來全球經濟增速悲觀預期,進而影響整個金融市場價格,鎳價難以獨善其身。

但是,美國對中國征稅領域存在30天的公示期,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逐步推進,雙方大概率達成協議,市場悲觀情緒消退,全球經濟重回復蘇,對基本金屬價格形成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