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追問:對雙方影響多大?未來走勢如何?
來源: 作者: 點擊:

中美貿易戰升級:美國公布對華加稅清單 中國對等反擊

美國對原產中國的1333項商品加征25%關稅;中國對原產美國的106項商品加征25%關稅;涉及金額均為約500億美元

4月4日,財政部網站發布公告,經國務院批準,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產于美國的大豆、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征25%的關稅,。實施時間另行公告。

另據商務部網站消息,4月4日,中國就美國對華301調查項下征稅建議在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下提起磋商請求,正式啟動世貿組織爭端解決程序。

美國對原產中國的1333項商品加征25%關稅

2018年4月4日,美國政府發布了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將對中國輸美的1333項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這些商品主要涉及信息和通信技術、航天航空、機器人、醫藥、機械等行業的產品。

隨后,4月4日下午3點30分,根據中方在世界貿易組織項下的權利和義務,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相關規定,經國務院批準,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產于美國的大豆、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征25%的關稅。依據商務部官網,此次加征關稅舉措,涉及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金額約500億美元。

實施日期將視美國政府對我商品加征關稅實施情況,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另行公布。

“美方這一措施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規則,嚴重侵犯我國合法權益,威脅我國家發展利益。”財政部在發布的公告中稱,中國對美方部分商品加征關稅是捍衛自身合法權益、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正義行為,是符合國際法基本原則的正當舉措。

大豆排中方反制選項第一位

記者注意到,中方公布“對美加征關稅商品清單”一共106項,其中,美國的黃大豆和黑大豆位列第一和第二項。

對此,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介紹,美國的大豆對中國的出口占美國全部出口大豆的62%。美國2017年向中國出口的大豆是3285.4萬噸,占中國整個進口的34.39%,出口量太大,中國種植大豆的農民向相關協會提出了訴求,美國政府方面的補貼已經影響到了中國種植大豆農民的利益,中國政府要尊重中國農民的要求,尊重中國大豆協會的政策訴求。“所以在這方面,大豆就作為了這次我們反制的一個選項。”

除了大豆,反制商品還包括牛肉、煙草、汽車、飛機等。朱光耀強調,我們同美方反復嚴正交涉,提請美方注意,用所謂“301條款”、“國家安全”理由,來處理經濟問題,最后會損害美國自身,損害中國,也損害全世界的利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被迫作為反制行動提出了相關的產品目錄,提出的這些目錄和相關順序是有依據的。記者 沙璐

■ 反應

財政部:希望以建設性的方式解決問題

中美貿易沖突有升級的趨勢,中方會不會以減持美國國債或者讓人民幣匯率貶值的方式來反擊美國?朱光耀表示,李克強總理曾進行了權威闡述,中國是國際資本市場負責任的投資者。

他進一步解釋,首先,中國確實擁有超過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這是人民的財產。中國外匯儲備運作的原則首先是安全性,要確保我們投資的安全性。第二是流動性,第三是適度的盈利性。多年來,中國正是根據這些指導原則來進行外匯儲備的運作,保護人民財產的安全。從國際角度看,中國是國際資本市場負責任的投資者,就表現在我們對國際資本市場運作規律的尊重,并在這個原則下進行具體操作。

如果沖突繼續升級中方是否有能力應對?朱光耀強調,回顧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歷史,中國從來沒有對外部壓力屈服,外部的壓力只能使中國人民更加奮發圖強,外部的壓力只能使得我們更加聚精會神,促進經濟的發展。他表示,希望都能夠從雙方各自的利益出發,以建設性的方式,解決好我們面臨的問題和挑戰,不要用一種任性、沖動的行為舉止來對待對中美兩國人民福祉如此至關重要的中美經濟關系。 新京報記者 沙璐

商務部:打,奉陪到底;談,大門敞開

據商務部網站消息,4月4日,中國就美國對華301調查項下征稅建議在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下提起磋商請求,正式啟動世貿組織爭端解決程序。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表示,美方罔顧世貿規則、背棄自身對世貿組織的承諾,公布對華301調查項下征稅建議,擬對中國約1300個稅號的產品加征25%關稅,將涉及我約500億美元出口。這種單邊主義做法不僅嚴重損害了中方的合法權益,更是對世貿組織規則的公然違背,勢必將減損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的權威性。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強調,中方不愿意打“貿易戰”,因為在“貿易戰”中沒有贏家,但是我們也不怕打“貿易戰”。中方一貫的立場是,談判、磋商解決問題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如果美方愿意談,我們愿意在平等磋商、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進行磋商,解決分歧。如果有人堅持要打,我們奉陪到底,如果有人愿意談,大門是敞開的。 新京報記者 沙璐

資本市場:全球股市受挫 大商所提示風險

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影響,全球股市近日普遍下挫,周二(4月3日)亞太股市多數股指收跌,歐洲三大股指集體下跌,美股也出現“黑色星期一”,遭特朗普連續抨擊的亞馬遜重摔5.2%,導致科技股全面下殺,道指盤中最低下挫758點,創下今年最低點。截至北京時間4月4日22:18,道瓊斯指數下挫逾300點,下跌1.31%,標普500指數下跌0.82%。

A股方面,由于市場對中美貿易摩擦心存憂慮,A股近期表現整體較為弱勢,最近1周,上證指數累計下跌1.19%、深證指數下跌1.69%、創業板指數下跌3.35%。

截至4月4日收盤,滬指下跌0.18%,報收3131.11點;深成指下跌0.65%,報收10684.56點;創業板下跌1.9%,報收1836.81點。僅農業、黃金、國產替代等貿易戰受益股逆勢拉升,工業互聯網、計算機應用、鋼鐵等板塊跌幅居前。

股指期貨方面,4月4日股指期貨三大合約小幅高開,隨后震蕩上行,尾盤受貿易摩擦信息影響,股指期貨全線跳水。截至下午收盤,IH1804報2698.0點,漲0.13%;IC1804報5976.0點,跌0.54%;IF1804報3841.6點,跌0.19%。

受貿易戰影響,大宗商品出現劇烈波動,截至發稿時,美大豆期貨暴跌4%,一度下跌5%。倫敦金大漲1.04%,達每盎司1346.55美元。

針對商品期貨的劇烈波動,大商所4月4日晚間稱,據商務部公告,中國政府將對原產于美國的大豆等農產品、汽車、化工品等進口商品采取加征關稅措施,最終措施及生效時間將另行公告。請各會員單位關注市場動態,加強風險管理,引導市場參與者理性合規交易。記者 王全浩

聚焦

中美貿易戰大事記

3月22日(北京時間2018年3月23日凌晨)

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宣布對中國多種商品征收多達600億美元的懲罰性關稅貿易戰。

3月23日

商務部發布了針對美國進口鋼鐵和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并征求公眾意見。

3月29日

中方向世貿組織通報了中止減讓清單,決定對自美進口部分產品加征關稅,以平衡美方232措施對中方造成的利益損失。

4月1日深夜

中國宣布對自美進口的128項產品加征15%或25%關稅。

4月2日

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自2018年4月2日起對自美進口的128項產品加征15%或25%的關稅。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此發表談話。

美東時間 4月3日

美貿易代表公布對華301調查征稅建議,并在公開征求意見。征稅產品建議清單將涉及我約500億美元出口,建議稅率為25%,涵蓋約1300個稅號的產品。

4月4日上午

中國商務部回應美301調查征稅建議,近日將公布同等力度規模的對等措施。

4月4日下午

中國商務部發布公告,宣布將對原產于美國的大豆等農產品、汽車、化工品、飛機等進口商品對等采取加征關稅措施,稅率為25%,涉及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金額約500億美元。

■ 追問

1 從清單看有哪些領域中招?

美方主要針對高科技領域,而我們此次是針對農產品進行反擊。

“從中方公布的清單來看,都是美國出口的主力產品,對美國有一定的震撼力。相比美國對華的清單中1300種產品,除了清單產品集中、重點突出,中國制裁美國的力度更大。中國出口美國1美元商品可能才賺幾分錢,但美國出口中國商品附加值更高,可能賺2毛、3毛錢。如此看,美方受到的損失更大。”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分析,來而不往非禮也,我們反擊的力度、反擊的時機、反擊的對象都是有講究的。特朗普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主要是針對高科技領域,這是中國的一個痛點;而我們此次是針對農產品進行反擊,也是美國的一個痛點,因為中國是美國干果等小宗商品的大買主。目前,中國是美國農產品的第二大消費國,僅次于加拿大。

“事實上由于中國對他制裁的這些產品包括了汽車、大豆等等這些制造業和農業的相關的產業,而這兩個行業當中這個就業的人員是特朗普選民當中最重要組成部分。因此一旦這兩個行業因為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而受損,特朗普的支持率可能會進一步下降,對于他重新選舉是非常不利的。”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認為,對于現有的情況來看,如果雙方貿易沖突升級之后,雙方都會評估本國可能帶來的產業、就業等經濟方面的損失。美國政府也許會改變策略。

“特朗普2018年面臨著重新選舉,但他競選當中的承諾大多數落空也會導致選民對他的不滿。事實上根據DNN的調查,在2月底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經降到了歷史最低點,只有35%。”趙萍分析,這是歷史上任期一年總統支持率最低的,對于特朗普的重新選舉非常不利,如何才能把他在競選過程當中開過的空頭支票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把這種國內的矛盾引向國際是美國政治當中一個傳統的做法也是比較有效的做法。利差減不下去但是把怒火發到中國身上,并且打著為了保住藍領工人就業這樣的旗號可能對他的選民是有一定的號召力。 新京報記者 任嬌

2 對中美雙方影響幾何?

短期內美國承受的壓力要大于中國,涉及中國科技產品“船小好掉頭”。

“目前雙方發布的加征稅清單,從短期內來看對我國的產業影響是比較有限的。首先,中國出口的通訊、信息技術相關的產品固然屬于高附加值產品,單獨每一個行業當中任何一個行業出口到美國市場首先在美國市場的占有率是非常低的。”趙萍分析,這些行業出口到美國市場的金額占到整個行業出口金額的比重也不是很高,內需是這些行業的主要市場,不是出口導向型的。就是說大部分的產品是需要出口,大部分是服務國內市場,絕大多數對美國市場的依賴程度非常低,所以說屬于“船小好調頭”。

“如果美國對我們出口產品征收高額的關稅,導致中國產品的出口競爭力下降,中國可以通過拓展多元化的市場對美國市場實行替代。這種可能性會比較大,但是對美國來說就不一樣。”趙萍分析,美國出口到中國的產品,中國要么是它最大的單一市場,要么是它的主要市場。它的出口中國的金額當中占到整個出口的比重特別巨大。比如從20%到60%不等,如果它想通過拓展多元化市場替代中國市場可能是非常小的。

趙萍分析,制裁結果對中國的損害是遠期的,而對他們的損害是眼前的,立即就會產生損害。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國針對的這些產品當中,制造業就業人口是特朗普的主要選民,對特朗普的政治意圖中期選舉獲勝可能會產生極其不利的影響,所以短期內美國承受的壓力要大于中國。

“首先對于特朗普來說,他在競選的過程當中有了很多過高的承諾。比如指責中國、德國等一些順差比較大的國家是匯率操縱國,在貿易當中獲得了過多的利益,并且聲稱要對這些國家征收45%的關稅。在他上任這一年多來,真正能夠落地的只有減稅法案。”趙萍分析,在其他方面比如減順差方面并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進展,實際上美中的貿易利差反而進一步擴大。這就說明美中之間的經濟是相互需求的,已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益交融這樣的格局,并不會因為人的干預就改變經濟的客觀現實。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中美問題專家時殷弘分析,美國對中國產品每年加征500億美元規模的高稅,雖然還沒有正式實施,企圖迫使中國在壓力下談判,做出非常大的讓步。之前我們對自美國進口的產品加征30億美元關稅,雖然數額較小,其實就是前奏和警示,希望可以緩和矛盾,也是警告特朗普政府如果對中國實行更嚴重的貿易懲罰。這次我們實行同等的貿易懲罰作為回應,表明我們有底氣和實力這樣做。 新京報記者 任嬌

3 未來走勢如何?

中美兩國的貿易結構是具有天然的互補性,合作還是大勢所趨。

“現在的情況應屬中國開始正式還手,不是打貿易戰,我們如果用法律語言來說應該叫正當防衛。”趙萍分析,我們這種做法也符合WTO規則,根據WTO的保障措施協定,如果一國遭受其他國家的貿易保護主義的損害可以采取對等的措施來減少損害。中國根據WTO的保障措施協定,根據美國提出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對我方造成的影響,為了沖抵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對我們造成的負面影響,所以提出了一個對等的清單——金額對等、稅率對等。

趙萍認為,未來雙方還是會以談判來結束這次的貿易沖突,“和還是大勢所趨。”首先從中美經濟發展格局來說,中美兩國雖然說是世界第一大、第二大經濟體,中美兩國的貿易沖突升級受害的是全世界各國,而不僅僅是中美兩國。因為世界各國也會希望看到中美兩國的經貿關系會走向合作。其次,從中美兩國現有的經濟發展水平和產業結構來說,中美兩國的貿易結構是具有天然的互補性,合作更有利于兩國的經濟發展。“未來如果美國主張談判,中國隨時會進行談判,可以說合作的大門一直是敞開的。我覺得從雙方的經濟利益、未來的發展需求以及國際環境來說貿易沖突是暫時的,合作還是大勢所趨。”

時殷弘分析,如果特朗普政府還要這樣硬來,損害中美貿易關系,我們可能會有力度大的多的貿易報復。記者 任嬌

■ 評論

堅持打“貿易戰”,美國并無優勢

特朗普妄圖在經濟和戰略上形成對中國的雙豐收,但這種思維定式恰恰需要被打破:作為世界貿易大國,中國有能力保護自身利益,也有能力打擊貿易保護主義。

據媒體報道,4月4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吹風會,介紹中美貿易有關情況。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稱,任何國家和地區如果在貿易方面對中國采取歧視性的禁止、限制或者類似的措施,我們必須要采用相應的措施予以應對。其同時表示,如果美國堅持要打“貿易戰”,中國奉陪到底;如果愿意談,大門是敞開的。

近來,貿易戰的愈演愈烈引發各界關注,面對美方的強勢態度,中方如何行動也成為公眾關注焦點。

與作為儲蓄經濟型的中國不同,美國是信用經濟國家,政府鼓勵消費刺激經濟發展。這使得美國經濟發展面臨著雙重困難:一方面政府財政赤字巨大,不可能通過投資拉動經濟建設,另一方面對外貿易赤字巨大,美國雖可以大量發行美元貨幣,但也會增加美元貨幣貶值壓力。

如今,美國試圖通過提高利率,回籠部分貨幣減少國際市場美元流通量,以確保美元作為國際儲備和結算貨幣的地位,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對美元貨幣的信心走弱,美元貨幣體系正面臨危機。

正因如此,美國希望通過發展工業,解決經濟發展的空心化和虛擬化。如今的貿易不平衡,在于中國處在工業化發展階段,而美國已處在后工業化發展階段。美國所發動的貿易戰,正是因其在工業領域已處落后地位,這一舉措是為保護美國國內市場。

不過,“貿易不平衡”的理由卻并不充分。誠然,如果只考慮傳統貨物貿易,中國對美國有巨大貿易順差;但若考慮到整體,在金融服務和知識產權貿易方面,美國對中國具有巨大貿易順差。

目前,美國主要依靠高端科技產業鞏固工業霸權地位,通過收取專利使用費獲得知識產權收益,但是,這種現象不會長期存在。如果中國在芯片特別是通信芯片領域實現獨立生產,美國的壟斷地位可能被打破。

再看美國向中國出口的農產品,中國可以從其他國家進口;商用飛機,中國可以從空中客車公司進口。同時,中國正在研制大型商用客機,并可能成為世界第三大商用客機制造國家,彼時,美國在工業領域的競爭優勢將會消失。加之,美國經濟結構已發生實質變化,沒有完整的工業體系,如果在工業制成品市場和他國競爭,美國并沒有絕對優勢。

因此,中國之所以在貿易戰中表現出強硬立場,恰是因中國在這場貿易戰中處于有利地位,希望美國重視中國的正當利益,希望美國以平等談判代替貿易制裁。

不過,美國的綜合國力不可小覷。

鑒于其在軍事科技及外交領域的影響力,可能會聯合日本、歐洲聯盟對中國施加經濟壓力,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從而使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競爭中處境困難。倘若其強化對中國高科技產品的出口限制措施,對于中國部分產業發展并不樂觀。

上述背景下,一方面,中國需要通過雙邊或多邊談判爭取平等貿易地位,發揮世界貿易組織的作用,同時以貿易戰為契機,促使美國政府通過談判解決問題,并爭取美國開放市場,向中國出口高科技產品;另一方面,也需對美國可能采取的遏制政策做好最壞打算。

誠然,部分學者把特朗普看作商人,認為其為了商業利益可以放棄一切。果真如此嗎?事實上,特朗普不是“小商人”,幾十年的摸爬滾打,讓他意識到戰略談判的重要性,這位美國總統既要在商業領域取得勝利,又希望在戰略上牢牢控制中國。

特朗普的這種思維方式,代表了大多數美國政客們對待中國的態度,也反映出中美兩國貿易不平衡的政治原因。正因如此,這種思維定式需要被打破:作為世界貿易大國,中國有能力保護自身利益,也有能力打擊貿易保護主義。作者 喬新生(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